和美女董事長那些事" />
三六軟件園:只推薦前10名的精品好軟件!
游戲
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小說 > 文學藝術 > 和美女董事長那些事

和美女董事長那些事

和美女董事長那些事
類型: 文學藝術 作者: 亦客 主角:
標簽:
更新: 2018-05-17 00:00:00
簡介:
為您推薦:

《和美女董事長那些事》劇情簡介

南下打拼的草根男無意中交上了桃花運,周旋在三位美女董事長之間,如魚得水……

《和美女董事長那些事》在線免費下載

《和美女董事長那些事》精彩章節

    001 動了心思

    坐在電腦前,張偉看著宿舍窗外發呆。

    對于這座北方城市來講,這一年的秋天來得有點早,剛進入9月,大街上的法國梧桐已經開始掉下有些發黃的葉子,稀稀落落飄散在馬路上。

    張偉剛辭職,此時對著電腦,有些孤獨和寂寞,干脆上網找個mm聊天吧,打發這無聊的時光。

    張偉比較喜歡算命,也信命,最信奉的一句話是:性格決定命運。

    如何找mm呢?張偉尋思了下,突發奇想。

    找到一顆骰子,放在手心搖晃,決定搖8次,按順序組合起來的數字就是要查找的qq號碼,如果沒有這個號碼或者查找資料是男的就重新搖,如果查找資料是女的就加她。

    閉上眼睛,搖起來,每次把結果寫在紙上。

    8次之后,一組數字出現在張偉面前:13353xxxx。

    好,就是它了,張偉把數字輸進qq查找好友的對方帳號里面。

    帳號輸進去之后,顯示有這個人:傘人。

    張偉不由笑了,這么巧真有這個號碼,看來是緣分哪!繼續點擊詳細資料,很快內容出現了:昵稱,傘人;性別,女;年齡,31;城市,興州。就這些,別的都是空白。

    比張偉大三歲。娘常說,女大三,抱金磚。

    興州是東南地區一座經濟發達的山城,張偉以前出差曾經多次去過那里,對那里的文化民俗、人文地貌都有所了解,也是自古出美女的地方。

    “看看是不是美女!”張偉自言自語地說著,點擊加為好友,在輸入一欄寫了一句話:網上一個你,網上一個我。然后發送出去。

    發送出去之后,遲遲沒有回答,看來對方不在線或者根本不想理張偉。現在在qq上的女網友被男的加好友的太多了,基本都不大理。

    “嘿嘿……看來是有緣而無份。”張偉開著電腦,自嘲了一句,往床上一躺,瞪著眼睛看天花板,琢磨今后的去向……

    大學畢業后張偉一直在這座城市的一家旅游公司工作,大學里學的就是旅游專業,所以工作起來也很得心應手,幾年工夫就已經是公司的營銷部總監了。但自從老板把自己的妹夫安排到營銷部任副總監以后,張偉的日子是江河日下,處處受制,經常被打小報告,“莫須有”的罪名也就時常落到張偉頭上。昨天,老板的妹夫又把因自己失職造成的工作失誤推到張偉身上,老板不問青紅皂白上來就是一頓臭罵。張偉忍無可忍,終于拿出了一個男人的氣勢和氣魄,今天一上班就炒了老板的魷魚。

    辭職之后,下一步干嘛呢?張偉琢磨著,不知不覺來了困意……

    這段時間單位組織大型促銷活動,張偉一直是連軸轉,持續熬夜,半個多月以來,每天睡眠不足5個小時。今天可算是彌補回來了,直睡了個天昏地暗。

    “篤,篤……”睡夢中依稀聽見電腦發出的提示音,睜眼一看外面,天已經漆黑了,拿過手機看看時間,晚上10點了。

    這覺睡得爽。張偉一骨碌爬起來坐到電腦面前,原來是qq在提示,點擊一看:我靠!那傘人回復通過加自己為好友了!

    張偉來了精神,開始和對方聊天。

    “晚上好!”

    對方回發了一個笑臉,算是回答。

    “在忙?”

    “還好!”

    “還好是什么意思?”

    “我們這里的方言,就是還可以的意思!”

    “哦,你們那里是個好地方,我去過幾次。”

    “是嗎?你們那里我可沒去過,現在很冷了吧?”看來對方已經看了張偉的個人資料了。

    “還好!”張偉學著傘人的方言回答。

    “你接受新事物挺快啊!”

    “還好!”張偉繼續回答。

    “你怎么不用你們那里的方言說呢?”

    “怪好!”

    “喲!怎么還怪好?聽不懂!”

    “怪好就是我們的方言里還可以的意思啊!”

    “哦,有意思!”

    “知道我為什么加你嗎?”

    “不知道。”

    “想知道嗎?”

    “說!”傘人講話很簡練,不大愿意多費口舌。

    “你的號碼是我撒色子撒出來的,8次,組合成這個號碼,然后我輸入帳號查找,結果找到的是你。”

    “真的?”傘人很意外。

    “騙你干嗎?有那必要嗎?”

    “阿彌陀佛……”

    “哈!”張偉笑了。

    之后傘人一直沒講話,張偉也沒說話,邊瀏覽新浪的軍事新聞邊找個些東西吃著。

    過了有30多分鐘,張偉正想出去轉轉,“啾,啾!”傘人的企鵝頭像又閃動起來:“還在嗎?”

    “在。”

    “不好意思,剛才有客人來。”

    “哦,沒關系。”

    “你知道我為什么加你為好友嗎?我的qq很少加陌生男人的。”

    “不知道。”

    “因為你請求加入的那句話:網上一個你,網上一個我。”

    “哦,呵呵……”

    “笑什么?”

    “沒什么,只是感覺你要是不加我可就太沒緣分了啊,好不容易老天給我這個號碼……”

    “恩,你說的也是,不過我不知道號碼是你扔色子扔出來的。我就是感覺你說的那句話很有味道,才加你的!”

    “恩,很榮幸!”

    “你現在做什么工作?”張偉一直感覺對方講話簡單直接,語氣很淡。

    “我啊,今天剛辭職,正打算找新工作呢?”

    “打算去干嗎?”

    “還沒定啊,基本是打算在本地找個合適的單位吧!”

    “哦……”

    “你呢,做什么工作?”

    “我?我是打工的,在一家小公司辦公室打雜。”

    “哦,那也很辛苦啊!”

    “謝謝,辛苦算不上,就是心累……”

    “什么意思?”

    “沒什么,隨便說說的。還有,有句話我說了你別生氣。”

    “沒關系,說吧!”

    “第一次剛認識就說這話可能不大禮貌,但是我感覺你能通過撒色子組合號碼查找到加我,而我又能加你,本身就是個很巧的事情,所以我也把你當朋友看。我認為你們北方的經濟發展緩慢,人的思想很不解放,經濟活力很差,你這么年輕,應該出來闖一闖,不能老呆在你們那地方。外面的世界很大,天地很廣闊!婦人之言,僅供參考。”

    “哦,你說的也有道理,只是我父母都在本地,本地的朋友和同學也多一點,去外地人生地不熟,不好發展啊!”

    “大丈夫當橫行天下,豈能為兒女情長所牽就;男子漢當去闖蕩世界,豈能圈在原地吃老本!”

    “你說的很對!我考慮考慮!”傘人的話讓張偉刮目相看。

    “對不起,可能我講話直接了一點,沒見外吧?”傘人說道。

    “哪里,哪里,我是個直爽人,典型的北方人講話性格,喜歡和直爽人打交道!”

    “那就好,認識你很高興。”

    “我也是,希望以后我們還能再聯系!”

    “應該會的!今天晚了,我要休息了。88”傘人講話快,再見也快,一口氣說完。

    “88”張偉還沒來得及告別,對方的頭像已經變成黑白的,下線了。

    “這么快,真是個急性子。”張偉笑了笑,對話窗口沒有關,把傘人剛才說的話又反復看了幾遍。

    “大丈夫當橫行天下……”這話從一個女人嘴里說出來,讓張偉頗受震動:一個女人都有此翻豪氣,我堂堂一男人,豈能連一個女人也不如。

    再看看傘人說的那些話,也確實有道理,北方人的發展開放觀念和南方人比,起碼要落后10年。自己趁著年輕,又沒有成家,男兒自由身,是應該出去闖蕩一番,也不枉來世上一回。

    想到這里,心中不禁涌起萬丈豪情:對,就這么定了,去南方,去感受火熱的開放大世界!

    單身漢無牽無掛,說走就走,明天啟程。

    張偉把目標城市定為東南沿海的一個開放城市——海州。

    張偉在網上查了下有關資料,這座城市是目前國內經濟發展最快,最具活力的一個中央計劃單列市,去年gdp總量在國內大城市中排前3名,中小企業相當發達,外貿出口尤其迅速,擁有中國最大的集裝箱港口碼頭,同時旅游業也相當發達。

    海州和興州兩個城市之間的距離也就300多公里,之間有高速公路相連,離張偉所在的城市可就遠了,1200公里。

    飛機是坐不起的,火車沒有直達,查了下,有臥鋪長途大巴,全程高速,30個小時到達。

    乖乖!張偉從小到大,還沒出過這么遠的門。

    然而既然決心已定,就要做下去。

    既然選擇了遠方,便只顧風雨兼程。張偉心里不停地鼓勵自己,感覺很是興奮。

    第二天下午3點,張偉坐上了開往海州的長途臥鋪大巴,隨身行李很簡單,除了幾件換洗衣服,就是那臺手提電腦。

    臥鋪車是一輛老式的大宇,臥鋪分為4排,兩排靠窗,中間3排挨在一起,車內非常整潔,乘客的鞋都脫下放在專用袋子里。張偉的鋪位在中間。

    車出發后,張偉半躺在鋪位上,開始打量鄰居鋪位。

    鄰鋪的是個女孩子,二十三、四的樣子,齊耳短發,瓜子臉,皮膚白皙,五官精巧,穿一身白色“耐克”休閑裝,屬于那種典型的小巧玲瓏的美女。

    見張偉在打量自己,女孩點頭友好一笑,牙齒很白很整齊:“你好!”

    “你好!”張偉微微一笑,他對自己的外表一直很有信心,女孩子沒有理由回拒絕一個帥哥的問候的。

    “聽口音你也是我們本地人吧?”女孩子看來對張偉并無惡感。

    “是啊,我就是市中區的,你呢?”

    “我也是!你是去海州嗎?”

    “是的,你也是嗎?”

    “恩!”

    到底是年輕人,交流簡單快捷。張偉很快就知道她叫王炎,今年34歲,剛大學畢業,德語專業,本地小城市,無用武之地,所以準備去海州去碰碰運氣,看有沒有合適的工作。

    再一交流,二人還是同一所中學高中畢業的,他們的班主任老師還是同一個人,不由又增加了幾分親切。共同出門在外,孤立無援,頓生同病相憐之感,越談越熱乎。

    “呵呵,王炎,我比你高4屆,你應該叫我師兄才對哦!”張偉和王炎開起了玩笑。

    “好啊,那你可得有個師兄的樣子,不準欺負我……”王炎眼睛一眨一眨地看著張偉。

    “那是自然,一定一定,不然春節回家見了班主任老師怎么交代……”

    “呵呵……這樣還差不多。”王炎笑嘻嘻地看著張偉:“你去海州干嗎?出差?”

    “呵呵,我也是剛辭職,去那里找工作的。”

    “真的!”王炎高興地說:“太好了,太好了!我正愁沒人和我做伴呢,現在有大師兄在,我可就不愁嘍……”

    “呵呵,看把你高興的,你以為工作就那么好找啊。”

    天色漸漸變黑,秋天的北方涼意漸濃,乘客紛紛把鋪上的毛毯蓋在身上,有的看車內電視播放的武打電影,有的則睡起覺來。

    張偉和王炎各人裹著自己的毛毯,并肩躺在臥鋪上小聲交談。

    “師兄,我怎么感覺我們倆這樣躺在一起,好象躺在一張床上一樣……”王炎調皮地捅了捅張偉的腰,張偉的彬彬有禮和英俊的外貌讓她印象不錯,同一班主任的經歷又讓她對張偉增加了不少信任感,心里也就沒把他當外人。

    “呵呵,小丫頭,少胡思亂想。”

    “什么胡思亂想啊,本來嘛,你看看,我們兩個鋪之間什么遮擋都沒有,幸虧是遇到你,要是別的男人人睡我旁邊,還不別扭死了……”

    “怎么?我睡你旁邊就不別扭了?喜歡我睡你旁邊?嘿嘿……”張偉故意做出一副色咪咪的樣子看著王炎,話里有話。

    “哈哈……大色狼!”王炎把毛毯蒙到頭上,笑地渾身顫抖。

    夜深了,車上的乘客都進入了夢鄉,有的還打起了呼嚕,駕駛員關閉了電視和車里的燈光,車輛在高速公路上一直向南方駛去……

    張偉和王炎也困了。

    “睡吧,時間不早了。”張偉對王炎說。

    “恩,好的。晚安,師兄!”

    “晚安!”

    張偉躺在臥鋪上,怎么也睡不著,大腦里很興奮,第一次和一個漂亮女孩子在臥鋪車上躺在一起,就好象在一張床上躺著一樣,腿一動就能碰到對方的身體,這種感覺真是很奇妙。

    正想入非非時,王炎的手伸了過來,戳了他胳膊一下,悄悄說:“師兄,我冷……”

    “哦,”其實張偉也感覺有點冷:“是啊,我也感覺有點冷!可是車上每人只有一條毛毯……”

    “要不,這樣,”王炎把嘴巴拿過來,趴在張偉耳朵邊上:“我們把3條毛毯合在一起蓋,這樣厚了,不就暖和了嗎?”

    “恩,那是,可是……那樣我們就等于在一個被窩里了,你不會有什么不方便的吧?”

    “哼!這么多人在這里,我量你也沒這個膽子。”王炎吃吃地笑起來,把自己的毛毯蓋在張偉的上面,然后把3條毛毯整理了下,蓋在他們身上。

    毛毯不大,兩人身體不得不向中間靠攏了些,才能全部蓋上。

    兩人并肩躺著,肩膀和腿有了些接觸,頭離得很近,彼此都能感覺到對方的呼吸。

    張偉很規矩地躺在那里,動也不敢動。王炎的呼吸很均勻,好象已經睡著了。

猜你喜歡
广西快3现场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