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玄幻,沒有神奇,沒有外星人,校園籃球風云" />
三六軟件園:只推薦前10名的精品好軟件!
游戲
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小說 > 游戲競技 > 校園籃球風云

校園籃球風云

校園籃球風云
類型: 游戲競技 作者: 大秦炳炳 主角:
標簽:
更新: 2018-05-15 00:00:00
簡介:
為您推薦:

《校園籃球風云》劇情簡介

     沒什么好介紹的,就是寫籃球的.喜歡籃球的朋友請進.本書會在你的生活里帶來一絲對籃球的沖動,期盼.主人翁是個非常具有籃球天賦的少年,在初一12歲的時候看過一場北陽一年一屆的高中籃球聯賽的比賽后,就瘋狂的愛上了籃球。在三年的磨練下,他終于成為了一個十二中校隊籃球隊員,面臨即將到來的籃球聯賽,他將有什么表現了?讓我們一起來拭目以待吧!
        沒有玄幻,沒有神奇,沒有外星人,
《校園籃球風云》在線免費下載

《校園籃球風云》精彩章節

    第一百一十九章  最長的戰斗之再見校園

    “刷``!”

    “耶`````!”

    “呼````````!”

    各種聲音在單玉的耳邊響起著,球與球網的干脆聲,看臺球迷的喝彩聲,反對者的噓聲,這些聲音,沒有停止下它們的步伐,而是一浪高過一浪的呼喊著,讓盧灣體育館在高溫的喧鬧中搖擺著,也讓很多上海的老觀眾,恍然間,又回到了屬于上海大鯊魚最輝煌的那個年代。

    也許,在開賽前,誰也沒有想到,到了最后的第四節,比賽竟然會讓觀眾如此的瘋狂。

    一名五十開外的老記者蹲在南洋的半場底邊上,呆呆的看著那黑色的8號高舉起自己的右手,食指高高的豎起,早已學會控制自己的他,竟忍不住熱血沸騰起來。

    從未見過這么厲害的sf,只要他一拿球,全場的觀眾就忍不住的呼喊起來,因為,只要他一出手,就已經代表命中了。

    五投五中,百分之百的命中率,南洋竭盡所能的貼身防守只能更加襯托8號不可思義的強大,就在剛才,盡管在兩名身高都大大高于8號的南洋球員下的貼身夾防,8號晃身變向,在甩開兩人半身之后,急停跳投出手,兩位防守球員的手已經封蓋到臉上的情況下,8號竟然在后仰情況下,空心命中。

    可怕的命中率,不敢相信的熾熱手感!

    打瘋了,一定是打瘋了!

    陳平的臉上一片蒼白,剛才滿臉的汗水不知道什么時候竟然全都沒有了,換上的,是一片冰涼,空洞的看著往后回防的8號,嘴巴顫動著,自己也不知道想要說些什么。

    “這````該````死````的!”陳平終于吐出一句,無論自己怎么去防守,哪怕拼盡全力想去犯規的去阻止8號的出手,都是白費功夫。

    恨自己無能,更恨8號的變態,自己從來沒有想過,一個人要是認真起來,會這么可怕,冷笑著臉,抿著嘴,全然忽視所有人的眼神,還有那讓人無力抗拒的后仰。

    陳平忽然有種想哭的沖動,失敗不可怕,羞辱也不是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但關鍵是當自己全力以赴,拼盡全力的時候,卻發現這所有付出的一切,只是換來對手那滿眼不屑的眼神的時候,誰都將無法控制住自己。

    怎么辦?怎么辦?我該怎么辦?

    陳平問著自己。

    一雙大手忽然搭在他的肩上,溫暖的,抬起頭,映入眼眶的是隊長一臉的不在乎。

    “平,還有力氣嗎?”

    “有`````。”陳平不明意思,喘氣的答道。

    單玉點了點頭,忽然大力推了一把,將陳平一下推出好幾米外。

    “隊長```````?”陳平呆了。

    “平,如果在比賽完之后,我還看到你有一絲力氣走路,我就狠狠的揍死你這家伙!”單玉忽然變得臉色,面露兇光的喝道。

    “我``````!”

    “拿出點本事來,不要8號把我們都看扁了,你是這樣,我也一樣!”

    陳平漸漸直起腰來,看著憤怒著的隊長。

    “可是我防不住他!”說到這,陳平簡直說不下去了。

    “他正兒八經的看過你一眼嗎?”單玉忽然問到一句。

    陳平仿佛被皮鞭抽了一下一樣,頓時把頭抬起來。

    在說完這一句之后,當自己搭檔怒視著自己的時候,單玉臉上忽然泛起一片自嘲,“他也沒正兒八經的看過我一眼,好象在他眼中,我只是空氣而已!”

    “隊長``````!”陳平再也忍不住了,喃聲道。

    回過頭來看著自己的隊友,單玉再次露出原來那熟悉的不在乎表情,“我才不會去想比賽誰會贏,我只想讓他好好看著我,最好是象一個仇人一樣瞪著我!僅此而已!”說到這,單玉轉過身,向前場奔去。

    呆站在那的陳平靜止在那,忽然仰天發出一聲悲嚎,然后如他的隊長那樣,義無返顧的向前場奔去。

    被輕視所產生的憤怒,是空前巨大的,這一刻,陳平忘卻了先前所有的挫折,在這一刻,他只想讓8號狠狠的看著自己,那樣的快樂,是他現在最為渴望所得到的。

    來吧!

    8號!

    我們不會被你打倒的!

    絕不!

    顏雨峰站在三分線外,作為一個優秀的球員來說,很多時候,靜止要比不斷的跑動更加讓對手難以防范,但是這里的靜止并不是指完全的不動,就如現在那樣,顏雨峰在不斷的與對手糾纏著。

    不是一個,而是二個!

    顏雨峰一手護著自己,并且平平的抗在對手的胸前,另外一手不斷的甩開仿佛要拷住自己的對手的手,但很無奈,對手就象八爪魚一樣,一次次甩開換來的卻是更加頑固的糾纏。

    顏雨峰已經看到夜長風吸引住了對手的注意,側過身體護住了球,正在等待給自己傳球,心中一喜,奮力的掙開對手的糾纏,向左邊奔去,一步跨出之后,令人討厭的手竟生生的扯住了自己。

    心里怒氣再也控制不住,顏雨峰大力甩手,想要再次掙開對手近似無賴的貼身防守。

    “嘟```````!”哨子尖銳的響起,主裁判王建伸手就給顏雨峰判了一個進攻例!

    “有沒有搞錯?”

    顏雨峰脖子都粗了,裁判無視對手惡劣的防守已經很讓他惱火了,而自己一個擺脫的動作,卻遭來自己第四次犯規!若不是現在離比賽就剩三分鐘,恐怕自己已經把所有的冷靜都扔到一片,與這個黑眼裁判大聲理論一番!

    悻悻的往回退守而去,顏雨峰惱火的瞥了一眼已經被自己降級無賴的21號,冷哼了一聲。

    臉上泛白,已經開始在流虛汗的陳平感覺到8號剛才看自己的那一眼,臉上不怒反笑,伸手擦了擦滿臉的汗水,單玉從后面拍了下他,道:“干得漂亮!”

    “他看了我一眼,嘿嘿!”陳平說道,心里不知道該喜還是該悲哀一下。

    “還有五分差距,我們還有機會!”單玉聽出好友口中的郁悶,沉默了下后,鼓勵道。

    顏雨峰慢慢的向回跑去,場邊的商林表情嚴肅的向他做了手勢,雨峰心中一涼,忽然才想起,剛才那次犯規竟是自己的第四次犯規。

    該死!

    顏雨峰暗暗的咬了下鋼牙,最后的幾分鐘,自己就只剩下一次犯錯的允許了,不能再出現錯誤了,但這個21號實在太臟了,如果不全力以赴根本無法甩開他。

    “叱!”一聲響喝把顏雨峰拉回到比賽中,回頭看去,一個身影已經從自己身邊閃過,為自己補防的項杰大吼一聲,放棄自己防守的對象,撲了上去。

    殺進來的正是讓顏雨峰感到痛惡的陳平,在整個南區,身為冠軍球隊的主力大前鋒,絕不是一個庸俗之輩,只是因為他的防守任務就是攻擊強悍的顏雨峰而讓北陽所有球員產生了誤導,以為這個瘦大個技術也不過如此。

    但被單玉用語言而激發出強烈斗志的陳平在突破過還沒有反應過的顏雨峰之后,以一個非常精彩的進球讓所有的北陽隊員倒吸了一口氣,不僅如此,這個進球成了第四節,乃自整場比賽的重大轉折點。

    成與敗,真的只是在一線之間。

    陳平沒有繼續運球,而是在突破過顏雨峰之后夾住彈起的籃球,姿勢相當粗暴的單手將球別在自己的腰肋處,而速度絲毫不減,象頭瘋了的野牛一樣,直接往籃下沖去。

    項杰已經補到了身邊,而他所放棄的防守對象袁星已經站在了最佳的位置上伸手要球,但令他感到意外的是,一向是喜歡打配合球,無私的陳平根本一眼都沒瞧見他,瞪圓著眼睛向里斜沖而上,袁星打了一個寒顫,自己分明看到陳平的眼睛竟是一片血紅。

    這家伙竟然瘋了!!!

    一步,兩步,三步,是電火閃石,又是那樣歷歷在目,項杰不清楚自己為什么會能把這么快的節奏看得如此的清晰,他看到了21號瘋狂的表情,還有無比襯托他那夾球在腰間,橫往掃來的氣勢,忽然間,項杰仿佛看到了是一個全新的顏雨峰,那種氣勢,那股血紅,都全然是一模一樣的。

    跳起來了,從已經呆住,卻又好象是做好了一個撞人犯規陷阱的10號面前差之毫厘的越過,陳平終于將緊緊別在腰肋間的籃球單手夾勾在自己的左手腕上,然后輪起左手向前躍起。

    此時的陳平宛如一個挺身而出的斗士,昂著胸膛,雙腳盡力的往后曲勾而去,恍如云中漫步一般,左手單臂輪回飛扣,就如在這美妙的這一時刻,烙上了狂野的標記,姿勢的優美,氣勢的狂爆,這截截不入兩者中,卻完美的結合在一起,爆發出最燦爛的震撼。

    在場沒人可以形容當時的那一幕,就算是看遍了所有顏雨峰的扣籃的孫明也無法描述此刻空中一幕,這是他從來沒看過的招式,依稀顏雨峰曾經也想做過,雖然成功了,但卻總是得不到其中的精髓,顏雨峰好象很無奈的說過,象這樣的招式,除了激烈狂野的比賽中,是絕對無法完成的。

    回憶如閃電般從腦海里掠過,當看到21號單手一個單臂180度直接把球輪扣進籃筐的時候,孫明無法控制自己的跳了起來,張大了嘴巴。

    這種視覺上的震撼是相當巨大的,象孫明這樣跳起來的,不僅僅是一個兩個,而一片又一片,驚呼聲在陳平落地的一瞬間,幾乎要將人的耳膜都尖銳的撕裂。

    袁星目瞪口呆的看著落地,滿臉血紅的陳平,汗大把大把的從他臉上滾下來,他轉過身來,沒有看著自己面前的隊友,而是仰天怒吼。

    一個絕不真實的陳平就展現在袁星的眼前,剛才那一幕,沒有哪個人要比他還要更加靠近的看完這個進球,心在撲撲的狂跳,手不禁死命的握緊著,當看到陳平象狼嚎一樣的嘶吼的發泄著的時候,一貫冷靜的袁星頓時熱血沸騰了。

    當全場南洋的球迷無法抑制的放聲吼叫的時候,南洋的隊員也一窩蜂的沖進北陽的內線,把還在大吼著的陳平團團圍抱在中間。

    一個進球,總是會爆發出火山般的熱情,此時,就是如此。

    顏雨峰叉腰站在三分線邊上,有些空洞的看著還在那慶祝的南洋人,盡管裁判已經大聲的吹哨,但看臺上和球場的劇烈混亂已經讓局勢達到了一個無法控制的地步,而這個時候,商林仿佛是想為這個精彩的進球劃上一個圓滿的句號一樣,神經質的吹響了非常珍貴的倒數第二個30秒短暫停。

    而這個時候,北陽只剩下一個長暫停了和一個短暫停!

    68比66!

    南洋在被第四節一開始被趕超之后,然后一路被對手狂拉雙位差距,全隊幾乎已經到了崩潰邊緣的時候,隊中抗鼎人物陳平的突然大爆發,就如給頻死的人打了一針強心劑一樣,南洋的氣勢頓時大增,一連追了五分,竟把比分再一次拉到兩分之距。

    峰回路轉,比賽的曲折讓全場的觀眾大呼過癮,同時也對最后的結果更加無比期待了,在雙方暫停的時候,不約而起的為自己喜歡的球隊大聲吶喊加油起來。

    “北陽!北陽!北陽!~~~!!!”

    “南洋,南洋,南洋!!!”

    山崩海嘯般的呼喊中,韓朔忽然感到一陣難過。他想起了去年這個時候,在北京四十二中最后陷入崩潰之際,做為主場的北京四十二中,卻出現了大面積退場的悲慘現象,當看到剛還是滿滿的看臺卻只剩幾個人在那稀落的坐在那的時候,還未心死的韓朔終于崩潰了。

    抬頭看著那顯示還有四分四十二秒的比賽時間表,是啊,這場精彩的比賽就剩下四分鐘而已,誰會最后的勝利者呢?

    韓朔不知道,也不敢去猜測,剛開場那種輕視的想法早已經不知拋到哪去,以今天雙方的水平,自己碰到誰,都怕要是打起十二分精神來面對,尤其是這支來自江蘇的北陽球隊,那個8號,自己心里一點底沒有,天曉得那個時候,自己會不會被羞辱得一塌糊涂!

    顏雨峰冷冷的站那,告訴自己,這只不是南洋最后的反抗,時間就剩最后幾分鐘了,而這個時候,也正是南洋最為容易崩盤的階段。

    “嘿嘿!單玉,你會看到一場非常精彩的比賽的,我向你保證!” 顏雨峰轉過身去,看著自己的教練。

    商林點了點頭,用大拇指和食指放在嘴中,吹了一個響哨,當場上五虎全部回過身來看著他的時候,商林揚了揚手,有力的揮舞了二圈。

    北陽每個隊員的臉上頓時路出了興奮,南洋,你有苦頭了!

    颶風就要降臨呢!

    81比72!!!

    二分十四秒,只用不過二分多鐘而已,七個回合之間,北陽不可思義的連追13分,打了一個13比6,竟把剛才還高高而上的南洋甩出四分之多,而此時離比賽就剩二分鐘二十八秒了!

    致命的反擊,奇跡般的大逆轉,再也沒有什么詞語來形容剛才的二分十四秒,北陽在顏雨峰一人獨鼎之下,展開賽前就已經為之訓練很久的全場夾擊戰術,在最多可以進行五個回合的二分多鐘里卻記狠狠的打了八個回合!

    并且難堪的直接造成南洋三次進攻里三次失誤,一次是被斷球打快攻,二次是被夾防到24秒違例,而北陽卻在本身3vs3的進攻時間中,偷得一個回合,四次進攻全部得手,3個3分,一個站在三分線的二分,外加斷球那個快攻上籃,北陽就這樣,讓全場所有的人,感覺到什么才叫恐怖的攻擊力!

    全場的人都盯在了一個人的身上,包括南洋還有看臺上那些身份各異,現心情全都一樣的那些人,就連直播室里的兩位主持人,現在也是瞪圓了眼睛看著那8號,嘴里都不曉得說些什么才好!

    顏雨峰喘息的弓身站在那,凝視著前方,他心里只想著這個回合該去怎么做,卻渾然沒去想剛才那二分鐘,自己是多么的精彩和燦爛。

    二分鐘一個人連得13分,幾乎是4個三分,還有一個三秒區外的雙手飛身飄扣,還有什么要比這些還讓人感到目瞪口呆呢?

    沒有,在高中生這個等級的賽事中,再也沒有誰可以這么快,這么狠的出手,就算是放到國內任何一個級別的賽事中,也罕有這樣場面出現,關于這一點,球場邊的那些來自cba的拉拉隊是肯定敢和你打保票的!

    這個家伙!用一種幾近瘋狂的姿態讓全場上下七千多人見識下什么才叫sf的發飆!不僅是那些不熟知他的人,就算是同樣了解他,和他一起并肩戰斗的那些人,現在看顏雨峰的眼神都變得異樣了。

    高原,夜長風,項杰,等等,沒有一個人不被顏雨峰剛才那二分鐘的出手嚇住了,就算是冷靜,甚至已經預知到這個結果的商林,他的表情也控制不住的呈呆瓜狀。

    二分飆13分,好象記性里這樣的人一個都沒有,不談對抗的級別,在同等的對抗環境下,這么狠的出手,還真是第一次看到,簡直是不要命啊!

    讓商林發出這樣感慨的是得益于在一分鐘前顏雨峰一個人運球過中線,在一邊是陳平的夾擊,正面又有單玉的封堵情況下,顏雨峰強行的把球斜運到邊角弧頂處時,在離三分線還有一米多距離的時候,忽然起身,張手就投!

    全場人都驚了,而當看到球象炮彈一樣,以一個非常小的弧度直穿過籃筐的時,這種驚又馬上變成了愫然。

    就連看臺上一直鼻蹭著的張猛,金大志兩人,也忘記在8號進攻完之后,加以譏諷的動作,目瞪口呆的看著比分牌又紅幻幻的變換成另外一個數字。

    耳邊響起的是自己老大的聲音:“有本事,你們倆也這樣投一個進進給我看看!”

    而身為防守者的陳平面對瘋狂中的8號,已經不清楚自己在球場到底應該怎么辦呢!

    拿球就投,一點都不猶豫,而槍槍都命中的狀況,已經讓陳平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了。

    曲東定了定自己的神,發現好友在似笑非笑的看著,下意識問道:“看我做什么?”

    “你想要這樣的球員嗎?”

    曲東楞住了,眼神再次回到球場上,回到那個黑色8號身上,陷入了沉思中。

    看臺上的正在發生著,而球場邊的事情,也在悄然的進行著改變。

    南洋主教練馮得剛灰白的眉毛在微微的顫抖著,他覺得自己臉部都已經不是在自己的神經控制中了,一個個空心射入網中的三分不僅是在打擊南洋在場上的每一個隊員,也在毫不留情的摧毀著南洋三年來苦心經營的那股對待南區球隊心氣。

    三分啊!這個籃球中最可怕的東西啊!馮得剛心里苦叫著,必須要叫暫停了,再不叫,南洋真不用玩了!

    “暫停,暫停!給我暫停!”馮得剛不顧一切的大吼道。

    當暫停的鈴聲長鳴而起的時候,全場發出一聲巨大的噓聲,這是鐵桿北陽球迷和已經悄然換了一個陣營的觀眾所發出的,他們在嘲笑昔日的南區老大,三年了,你應該挪個位置了吧!

    顏雨峰弓起的身子慢慢的站直了,身后忽然有一個人狠狠的跳了過來,一下把他抱住,耳邊響起的是上智熟悉的大叫:“老大,你好厲害啊!”

    顏雨峰笑了,拍了下已經全部騎在他身上的上智,道:“快給我下來,不讓我下場休息下啊!”回過身來,看到是高原,項杰,

    夜長風的笑臉,“加油,南洋的好日子,快要到了!” 顏雨峰淡淡的說道。

    “快到了!”高原伸出手與顏雨峰擊了下掌,肯定附加上這一句。

    顏雨峰轉首看著夜長風,后者也伸出手來,握成拳,與自己碰在一起,“北陽的日子,快要來了!”

    這是夜長風的話,也是整個北陽十二中想要說的話,北陽十二中,這支大黑馬,已經不在是純粹的黑了,在所有人眼里,他仿佛就已經存在了很久一樣,他是那么的強大!強大到無論是誰,無論他曾經墮落輝煌,都會在與北陽的決戰中,如陽光下的春雪一樣,化為烏有。

    北陽的自信是取之賽前對南洋的了解,眾所周知,南洋是只喜歡打順風戰的球隊,而面對逆風局面,尤其是比賽就剩幾分鐘就要結束,比分還落后的局面,往往提前崩潰,繳械投降,甚至坐的凳子上的王學超等人還盲目的相信,也許這次暫停之后,南洋會派出自己的替補球員上場。

    商林抬頭又看了一眼比分,九分在手,還有二分鐘,這場比賽的勝利,自己已經拽到手一大半呢,落后情況下,自己也從沒有擔心過,就更別說現在手里還有五分,南洋啊南洋,我們最終還是要把你擊敗呢!

    商林滿意的哼出一聲,負手站在那,對著球員大聲的安排道:“防守要繼續嚴密,我們還要進攻,不要去管南洋是否還要繼續打下去,我們一定要打到最后一秒!明白嗎?”

    “明白!”北陽全隊齊聲喝道。

    “拿好球,單玉,袁星,你們兩個在后面做接應,先把球帶過中線,然后,單玉,你一定要自己拿球,隊員會給你做掩護,得分,我現在需要的就是得分!我不管是三分還是兩分,就算是一分,我也要!”馮得剛喘著粗氣,在那低吼著。

    單玉咬著嘴唇,教練的意思自己非常明白,在最后這個時候,是南洋最容易掉鏈子的時候,不知有多少次,全隊進行過反省和尋找原因,但一旦碰到在最后關頭,比分忽然被拉大,全隊總是找不出斗志去追趕,而是非常快的沉淪下去。

    得分,哪怕現在就是得一分,也是在這個沉淪的深淵努力的往外爬出了一步!

    咬了咬牙,單玉狠狠的掉了掉頭,回頭瞪著陳平,低嘶出一句:“給我醒醒!你還想勝利了嗎?”

    昏沉的陳平突然被這句話驚醒過來,迎面就是單玉那血紅的眼睛。

    “想!”

    “那現在就是一個機會!”

    “什么?”陳平還迷茫著。

    “相信我,給我在外線做第一個掩護,他們絕對想不到我會在第一個擋拆前就出手,一定不會想到!相信我,我一頂能把比分追回來!陳平!”

    陳平瞪大了眼睛,單玉的頭忽然頂了過來,壓在他的臉上,兩人鼻子對鼻子的看著對方!

    “相信我!這一次,我絕不會輕易放棄!絕不!”

    看著自己最信任的搭檔,陳平想起這二年來一次次面對北區那如泰山壓頂的攻勢之下,南洋的潰不成軍,那時候的單玉的表情是沮喪,是絕望,卻看不見一絲憤怒,可現在的他,卻是那么的憤怒,那表情甚至讓自己感到一絲膽顫。

    單玉,你怎么呢?

    “相信我!”

    這句已經被單玉重復了多少遍的話又一次響起在自己的耳邊,陳平心里突然平靜了下來。

    “我相信你!”

    單玉直起身來,再也沒有去看任何人一眼,昂著頭踏進了球場。

    這一幕,沒有誰看到,就算是顏雨峰,也還是在喘氣,沒有看到在暫停時間還沒結束之前就已經來到球場上單玉。

    “嘟!!!”

    長鈴響起,最后的時刻到了!

    顏雨峰與隊友相擁在一起,合掌齊聲喝道:“勝利!”

    遠遠的,單玉聽到這聲呼喊,嘴角微微的抽動了一下,勝利!你們把勝利看得太簡單了!

    隨著南洋的發球,定時在二分十四秒的賽表開始了最后的倒計時。

    單玉第一次自己一個人帶球向前運去,北陽罕見的沒有再進行全場包夾,而是在半場擺開陣型,嚴陣以待著。

    帶球剛到三分線的單玉忽然身體一折,前他的顏雨峰便知他要找掩護,反身便去追,卻沒有盡力,因為他曉得,前面起碼還有二個拆位在等著,先追得太猛只能讓自己應避不及,反而失去單玉的防守。

    果然不出所料,那個已經被自己虐帶了整整大半場的陳平出現在自己的面前,顏雨峰叱喝一聲,折步扭身,閃開陳平的阻擋,想繼續追防單玉。

    眼前突然一空,單玉竟然不在自己的視線范圍之內,忽然聽見全場的驚呼,顏雨峰心中一涼,回頭看去,飄蕩的白色網兜在央在眼中。

    他……他竟然出手了!

    顏雨峰無法相信的反身去看單玉,卻看慢慢倒推的那張熟悉的臉,那張臉現在沒有一絲沮喪和放棄,根本找不到是一個失去斗志的人表情。

    當看到自己在注視著他的時候,后者眼揚起了自己的右手,一如往常的做了一個投籃的動作,這是單玉的標準性的動作,在沉寂大半場之后,微笑之手終于又一次出現了。

    “嘿!”顏雨峰笑了笑,心里卻有了一絲異樣。

    十五秒之后,全場又一次響了歡呼聲,顏雨峰揚了揚手,往后倒推而去。

    著一次得手,一貫的手法,根本無法阻擋投籃手感,顏雨峰再次把比分拉開到四分。

    顧不得喘氣,南洋迅速推進到前場,這一次,顏雨峰一個人頂到最前面,他的目標依然是面無表情的單玉。

    來吧,單玉,我要讓你絕望到底!

    單玉突然加快的了速度,橫向的往左側三分弧線出帶去,顏雨峰大喝一聲,迅速的追趕過去,這一次,他才管前面是否還有人去做擋拆呢!

    單玉突然頓住了,身體一折,再次變向,往右側一個大跨步,欺身往三分線沖去。

    饒到是顏雨峰這樣的變想好手,這次也有些剎不住身型,后腳一錯,反身挺了下腰,終于消抗住重心的轉移,蹭腳再次追上去。

    一個身影又一次出現在眼眼,顏雨峰憤怒的剎住了身體,同時大吼了一聲:“換防!”

    高原應聲而出,作為單玉的第二防守點,單玉剛才的變化實在太多了,給予自己的考慮時間也非常充分。

    “我不會讓你再投進去的!”高原全身撲了上來,他明白,只有這一次進攻被遏止了,那么,勝利就真的要來到了!

    單玉向前疾本的身體忽然剎住了,他似乎根本沒有看到高速奔來的5號,眼睛凝視著遠處的籃筐。

    深吸一口氣,單玉義無返顧的跳了起來。

    無論成功與否,他必須出手。

    我已經退卻了很多次,我也知道我并不是這個球場上最好那位,但我不會再一次的推卻了,我要讓你們所有的人都看到。

    我!

    單玉的微笑!

    “刷!”

    往回追來的顏雨峰凝固中了,而已經將單玉撲倒在地的高原卻在聽見一聲凌厲的哨音之后,也凝固了。

    全場忽然安靜了。

    83比78!

    顏雨峰忽然有種眩暈的感覺,仿佛脖子被狠狠的掐了一下,喉嚨卡得死緊,透不過氣來的感覺讓他眼睛都看到了金星。

    自己不敢相信,這是單玉嗎?

    這是那個到了關鍵時刻就會手軟的單玉嗎?

    目光看著依然倒推回去的單玉,他的臉上的有一種奇異的微笑在閃爍,在顏雨峰的眼中逍遙的閃爍,在那笑容里,顏雨峰看不到害怕,看到不緊迫,更看不到沮喪。

    “我明白了!” 顏雨峰突然安靜了下來。

    原來,這才是為什么叫——微笑之手的原因。

    假如讓顏雨峰自己再來回顧一下剛才的防守,他自己也相信他還會去自己做,此時的單玉已經不再是一分鐘前的那位呢,他竟然在比賽最關鍵的時候,恢復了自信,準確的來說,擁有同樣經驗的顏雨峰非常明白,在無比的壓力下,人總是會有二條路來選擇,一下就沉淪,再就是爆發,脫胎換骨,現在的單玉,從技術上依然是原來的老樣子,可心神,卻真正得到了改變。

    仰頭看著天花板,顏雨峰忽然笑了起來。

    單玉,無論怎么樣,我一定要站在這里,把你徹底擊敗!

    “刷!”

    全場東北方向的看臺響起了一陣歡呼,那是南洋的忠實球迷在為自己的偶像喝彩,單玉穩穩的將球罰中,比分再一次變化成了83比79。

    四分差距!

    時間還剩最后的一分四十二秒。

    全場仿佛凝固了,沒有誰能想到,南洋又活過來了!

    或喜或悲,或疑或怒的表情存在在每一個人的表情上,勝利,到底會是誰的呢?

    再也沒有誰敢去猜測,現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靜靜的等待!

    從內線突然加速,甩開21號陳平,顏雨峰在右側三分線拿住了球。

    定身,晃肩,腰向下一沉,抱球的雙手同時向上一舉,沒有誰的假動作要比顏雨峰現在做得更為逼真,陳平已經被晃到跳起,幾乎是在他跳起的同時,顏雨峰已經啟動了,他避開了還在空中的21號,斜側著身體向內線沖去。

    打到現在,顏雨峰的體力依然是充沛的,速度似乎更盛一籌,在陳平剛落的地瞬間,他已經向里跨出二步。

    在籃球比賽中,在區域如此狹小的空間里,二步就已經是代表了長驅直入。

    擋住他!

    馮得剛不能控制自己的尖聲吼叫著自己的隊員,不能再讓他得分,不能!

    袁星眼睛在冒著金光,開場那可以完全戲弄的小子現在讓他自己恐懼,他再也沒有上自己的一個陷阱了,而且還聰明的把欠的債統統的要了回來,讓他身犯四規在手,在最后的關頭,自己本來是應該坐在場下的,但被8號打蒙了的教練卻神經質的又把他放到了球場上。

    自己不明白此刻存在與球場的價值是什么,他甚至不清楚自己先要干什么,進攻已經沒他份了,防守也成了局外人了,自己就象一個游魂一樣,站在球場無所是從,雖然自己沒有隊長,也沒有陳平那樣對勝利的渴望之心,可自己決不是一個輕易就把比賽放棄的,當看隊長那簡直與8號版瘋狂的兩個三分,袁星的心又一次活動起來。

    就當袁星游魂一樣不按照戰術在場上游蕩的時候,他看到8號的再一次沖入,袁星猛然想起,這個小子,現在也是四犯在身,如果````,也許```,他大腦突然高速的運轉起來,在看到8號的切入,袁星突然無比的興奮起來。

    最關鍵的人,是我!

    沒錯,就是我!

    袁星再也沒有去想其他的事情,他沒有顧及一切后果,他更沒想到現在如果他做出一絲反應,面對如此近的距離,就再是犯規那么簡單事情要發生,而是更為嚴重的后果。

    但他現在只是想到,把這個8號,這個北陽勝利的源泉干掉的話,那么,一切都恢復平靜!

    是的,恢復平靜!

    來吧!8號,讓我送你下場去!

    本能的向左移動了一步,袁星突然身體一轉,百分百的正面著高速沖來的8號,雙手習慣性的放到了胸起,與以往一樣,他等待著獵物的入套。

    眼前有個黑影,是他,顏雨峰清楚的又一次的看到這個最令自己不屑的家伙,他怎么會在這里?不可能,我不能被他阻擋住!

    顏雨峰心里在高喊著,任何一個人在這個時候,都無法做出別的動作來,但顏雨峰還是想做些什么!

    我要過了你!我不會讓你得逞的!

    向前傾斜的身體強行的再向外扭曲,落地左腳高速的向外擰去,顏雨峰幾乎是與袁星身碰身的擦身而去!

    過去了!

    真的過去了!

    眼前一片空闊,剎那間,顏雨峰心中一喜,邁出的右腳下意識的向前再次邁出,這是人的基本行為動作,左下右上,可顏雨峰忘記了,他的右腳是否還有邁出的空間。

    一種劇烈的疼痛剎那間從膝蓋傳來,隨之就是身體的突然失去平衡,隨著巨大的慣性,顏雨峰向前飛栽而去。

    眼前從空闊變成了空白,慘凄漆的雪白。

    顏雨峰做到上半部,卻注定永遠完成不了下半部。

    也許奇跡就是勉強造就的,也許精彩就是這種忘記一切的勇敢成就的,但永遠不要忘記,傷痛,卻正是因為這些,而擁有的。

    時間仿佛凝固了,每一個人的表情在看到8號飛栽撞倒在地上的而停止了,每一個人清楚看到這個過程的人的大腦,都仿佛變成了空白。

    “砰!”

    顏雨峰摔倒在地上的聲音,就像一只鞭子一樣,狠狠的抽在了每一個人的心上,血淋淋的。

    “雨峰!”秦嵐木然的站了起來,眼睛呆呆的看著那個遠處的他,一種撕列的感覺,猶如滾油一般,席卷著全身。

    商林的手依然靜止在空中,他目瞪口呆的看著那個倒在地上的身影,人生的第一次有如晴天霹靂的感覺,他終于感覺到了。

    不知道什么時候,所有看臺上的人都站了起來,伸首向那處已經混亂不堪的球場看去,這個給他們帶來無比震撼的8號,現在究竟怎么了。

    抱著膝蓋,顏雨峰從肺腑的低嘶著,從來沒有過的痛苦如電流一樣瘋狂的撕裂著自己的身體,疼,痛,已經無法代表這種感覺。

    “雨峰````怎么呢````你別嚇我!你別嚇我!”高原幾乎哭出來了,當他看到顏雨峰倒地一瞬間就感覺自己被誰劈成了兩半,但是他還是第一個反應了過來,第一個沖了上去,當眼前自己最為親切的人,抱著膝蓋,用一種自己從來沒有看到過的表情低吼著的時候,整個世界,仿佛崩潰了!

    北陽所有的人都圍了過來,商林,王學超,石光,秦嵐,志全,大柱,曹濤`````,每一個人都奮不顧身的往里沖,而看臺上的卻是靜靜的。

    死一般的寂靜!

    “膝蓋``我的``膝蓋!” 疼痛讓顏雨峰快痛昏過去,拔開那抽栗的手,商林看到了一個腫成饅頭般的膝蓋!

    “送```送醫院,快送醫院````!”石光變得語無倫次。

    在南洋的休息室里,單玉正憤怒的與極力反抗,卻因為小腿受傷而無力反抗的袁星狠狠的打斗在一起,在狠狠的踢了他幾腳之后,單玉被陳平強行的拉開到一邊。

    “你難道腦袋進水了不成,那樣你還敢去造犯規,你學了這么久,難道不曉得這是明擺著的故意阻擋嗎?你大便一個,你曉得這樣做的后果是什么嗎?王八蛋,一場比賽有什么了不起,輸了我們再來,為什么要這樣做,你告訴我,你為什么要這樣干!”說到這的時候,單玉又控制不住自己,向前沖去,頓時被看緊的陳平和隊友拉了回來。

    “他都傷了,你還干么,星也不是故意的,他也只是想要勝利!”做為袁星最好的朋友,現在只能能多勸就多勸幾句,只是陳平心里非常不明白,單玉怎么會突然變得如此憤怒。

    “放屁!”單玉回過頭來對著陳平就大罵,“陸迪賽前就給我來過電話,說來場真正的比賽,可現在我怎么交代,我還有臉在球場打球了嗎?”

    陳平目瞪口呆的看著單玉。

    “隊長,袁星的腳好象折了!”一個隊員在粗略的看了下已經呆在那不敢發聲的袁星小腿之后,小聲的提醒到。

    單玉回過頭來,看著那已經發腫,而似乎有些變行的小腿,心里不禁顫抖起來。

    這么大的力量,做為有利方的袁星小腿都撞得骨折了,就更不敢去想8號的膝蓋,單玉耳邊又回想起剛才那痛苦的嘶叫。

    完了,全都完了!

    醫院

    商林呆呆的看著這么多年沒見面的曲東,他鄉遇故人的喜悅卻一絲的提不起來,只是在那發著呆。

    曲東看著老友的表情,嘆了一聲,拍了下商林的肩膀,安慰道:“放心,李醫生是國家隊特聘康復醫生,這樣的小事故,是不會有什么問題的!”

    “你知道膝蓋對一名籃球運動員有多大的重要性嗎?”商林木然的回答道。

    曲東張了下嘴,最終還是沒說錯話來。

    門忽然打開了,一名五十多歲的白褂醫生打扮的人走了出來,在后面團團坐滿的北陽球員全部呼拉拉喂了過來。

    醫生站在那,看著這么多張臉,職業性質的笑了笑,道:“不要擔心,不是很大的問題!”

    “李教授,這里說話!”曲東保持著平靜的表情,拉著醫生向里面那房間走去,同時示意商林也過來,商林擺了下手,讓大家都安靜下來,然后跟了過去。

    “傷勢到底怎么樣呢!”來到房間里,曲東劈頭就問道。

    李教授側了下頭,看了眼已經站到身后的商林,略轉下身,表情有些驚奇的道:“不幸中的大幸,膝蓋沒有裝到正面,側面才是他的最終受撞點,如果是正面的話,現在應該是粉碎性骨折,但正因為是側面,事情就完全不一樣了,膝蓋只是被撞到折了位,說簡單點,就是膝蓋脫臼呢!

    一聽到脫臼,商林的心頓時一下放了下來。

    看著兩人的表情,李教授微微一笑,仿佛襖就猜到是的,語氣一折,道:“膝蓋脫臼和身體別的關節脫臼是完全兩碼事,你們要有心理準備!”

    商林的表情又變得陰沉下來,曲東連忙道:“詳細些,李教授!”

    “膝蓋脫臼需要調理的時間是非常長的,而且這個期間,一切運動是不允許參加的,而且,需要的設備非常昂貴和稀有的,全中國,象這樣設備的康復中心只有2家,一家在北京,一家就是上海。”

    一聽還是有地方治療的,商林松了口氣,但馬上想到期限,張口問了一句:“需要多久時間來做康復?”

    李教授伸了五個手指頭,道:“五個月到六個月,看傷者的體質!”

    “這么久?!”商林張口結舌道。

    “嘿嘿,如果他還想回到球場,也許還需要更久的時間,他膝蓋異位和巨大沖擊,讓他現在那里,全部是崩裂肌肉和神經組織,加上淤血,這一年的時間是起碼要的!”

    李教授認真的道。

    “那以后呢?”曲東加上一句。

    “如果康復得很好,不會有問題,也許這里會成為他的老傷,運動量過大,會復發,這也是沒辦法的,無論是哪個球星,第一次重大受傷以后都會成為他最大的敵人!”

    商林無聲的點了點頭,其實這些道路自己是非常清楚的。

    “好了,就這樣吧,在這里住上幾天,就可以出院了,我建議不要轉移外地,就在上海的康復中心吧!” 李教授最后還不忘打下廣告,擺了下手,示意曲東和他出來一下。

    “什么事?李教授!”曲東走了出來。

    “這球員是國青隊的?” 李教授低聲問道。

    “不是!”曲東很奇怪的答道。

    “恩,怪不得面生!” 李教授點了點頭。

    “李教授,你這是`````?”曲東疑道。

    李教授抬起頭笑了笑,拍了下曲東的肩膀,道:“以后你要多關注下這孩子,剛才我為他檢查的時候發現,這孩子的全身脂肪已經超出了黃種人的極限,要比普通的黑人脂肪成分還要少,雖然只是大概的估計了下,但應該不會相差很大,你要明白,隊里還有國家隊,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身體脂肪程度這么低的!”

    曲東驚呆在那,他當然了解李教授在說什么,看著李教授那興奮,發自醫學者角度的喜悅,自己真的不曉得說什么才好。

    “再賣一個秘密給你,下次一定要請我喝酒!“李教授越說越興奮,又道。

    “什么秘密?”

    李教授嘿嘿的笑了起來,壓低聲音道:“這孩子的根腱很長,長到一個嚇人的地步,而且,有可能還會更長!”

    曲東這次更呆了,他曉得這意味著。

    看著曲東的表情,李教授感到很滿意,豎起指頭,道:“21厘米!絕對沒有錯,而且肯定還會長下去,根腱起碼要到21歲才定下型來, 這孩子,非常有前途啊!”

    想到剛剛還在場馳騁風云的8號,曲東一下什么都明白過來。

    身體素質壓倒一切!

    “不過這次受傷肯定會有影響的,所以和你說這么多,就是希望你能重視這個孩子,好好讓他康復,我李越可以和你打包票,再過幾年,這孩子,恐怕全中國,都沒人打得過他呢!”

    曲東眼神復雜的向8號的那間醫護室看了一眼,無聲的點了點頭。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說吧,現在,應該是好好保護這個孩子的時候!

    “一路順風,車錦要我向你帶好,高原他們也一樣,單玉希望你能原諒他們,當然還有好多人讓我向給你帶好,只不過我現在都記不起來了!”站在候機廳里,陸迪勉強開玩笑的道。

    顏雨峰坐在輪椅上,在經歷受傷才不過第三天而已,聞訊趕來的老爸老媽就已經全天候陪著了,看得出,他們都被嚇住了!

    這些天,他很多人都沒見到,因為自己不想看到他們,南洋和北陽的比賽依然在繼續,只不過現在已經輸了第二場了,結局仿佛已經看到,但顏雨峰沒有去想,很多事情他甚至連想的念頭都強行控制了,煙,蘇雪,都來過電話,而且都已經在上海了,而這個時候,自己誰都不想見,母親在來的第二天就已經了解了自己傷情的全部內容,馬上決定帶自己去美國,自己曾經幻想過很多種去美國的情景,卻沒有想到,自己會是這樣而去的。

    他的右腿一絲感覺都沒有,整個世界已經被關閉了,顏雨峰不清楚,以后會怎么辦,雖然每一個人都說馬上就會好起來,而且馬上就能回到球場,但這會是真的嗎?會不會是他們安慰之言呢?

    顏雨峰不知道,也根本不想去知道!

    他下意識不想去見任何一個,不愿意任何一個人看到自己現在這副模樣,決不能!

    顏雨峰只愿意見到陸迪,而此時,距從上海飛往紐約的飛機,就剩最后的一小時呢,母親和父親就站在不遠處,這個時候,他們的態度非常清晰的,顏雨峰也清楚,所以,他把他們都支開了,現在,恐怕沒有誰要比顏雨峰的父母更厭惡籃球了,這一點,從他們看陸迪的表情就能看得出。

    陸迪小心翼翼的看了眼遠處門口的顏雨峰父母,嘆了聲,道:“你父母現在是不是非常討厭籃球呢?”

    顏雨峰苦笑了,無聲點了下頭,眼睛垂看著自己的右腿。

    “唉``````!”陸迪只能嘆息了。

    “我終于明白你為什么不答應來我們南鋼了,原來你早就打算好去美國讀書呢!”陸迪嘆息道。

    “半年前就決定了,那個時候,我以為打完北陽市的比賽就沒有了,可沒想到```````!”說到這,顏雨峰又露出了苦笑。

    陸迪欲言欲止,但最后還是下定了決心,忽然問道:“還回來嗎?”

    顏雨峰眼里一亮,看著自己最為親切的朋友,點了點頭道:“如果我傷好了,我一定會回來,我的遺憾留在這里,所以我一定要拿回來!”

    陸迪的表情突然變得喜悅起來,合掌笑道:“我就知道你是這樣想的,等傷好了,一定要回來,我在上海等著你拿冠軍!”

    “等著我`````!” 顏雨峰低聲念著這句話。

    “怎么呢?”陸迪又緊張起來,不知道是不是又觸動了顏雨峰現在非常脆弱的神經。

    “沒有,我會回來的,一定!我向你保證!” 顏雨峰展顏笑了起來。

    身后響起了顏雨峰母親的聲音:“峰峰,該走了!”

    “恩!”顏雨峰應了聲,忽然他看到依然箍在手腕上那個腕帶,一時鎮在那。

    “把這個給一個叫蘇雪的女孩,告訴她``````。” 一陣琴聲忽然響起,那是機場侯機廳為等待的旅客所放起寧心的樂聲。

    顏雨峰忽然沉呤了,過了半響,嘆了一口氣,把已經脫下的腕帶又重新帶了回去。

    “告訴她什么?”陸迪很清楚顏雨峰在交代什么,看著顏雨峰父母的走來,不由追問道。

    “沒什么,就這樣吧!” 顏雨峰向陸迪擺了下手,在父母的推動下,向檢票處而去。

    看著漸漸遠去的身影,陸迪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站在那,放聲大吼道:“我們是什么!”

    顏雨峰呆住了,父母也在這放聲大吼中驚了下,停住了腳步。

    顏雨峰努力的轉過輪椅,看著遠處的陸迪,一股久違的熱血在心中沸騰。

    “勇士!”

    “我們來做什么?”

    “戰斗!”

    “我們要什么!”

    “勝利````!”

    熱淚從眼眶中滾涌而出,顏雨峰忽然很后悔,他怎么能就這樣和這些最親愛的隊友不辭而別了,高原,長風,項杰,翟雍,還有上智,還有所有的朋友,我現在真的很想念你們啊!

    “勝利``!”遠處的陸迪還在大吼著,在顏雨峰眼里,他的臉變化成每一個熟悉的臉龐。

    “我會回來,我們還會在球場上見面的!顏雨峰堅定的念著。

猜你喜歡
广西快3现场开奖视频